<rt id="ss6ae"></rt>
<samp id="ss6ae"></samp>
<samp id="ss6ae"></samp>
<tr id="ss6ae"><wbr id="ss6ae"></wbr></tr>
<rt id="ss6ae"></rt>
<tt id="ss6ae"></tt>
<rt id="ss6ae"></rt><sup id="ss6ae"><optgroup id="ss6ae"></optgroup></sup><code id="ss6ae"><option id="ss6ae"></option></code>
<acronym id="ss6ae"></acronym>
520小说网 » 小说 »外戚之女最新章节列表 » 100.第100章

100.第100章

文/五叶昙
外戚之女 本章字数: 外戚之女txt下载
推荐阅读:
    系统防盗章, 请购足比例或等72小时再阅读, 多谢支持正版  所以习惯使然,明瑗并不疑她,只是奇怪,明明之前谈起肃王,明珞都是崇敬期待的样子, 现在这样冷淡是为哪般?

    明瑗心中沉吟, 面上却是现出了几分忐忑和委屈的神情。

    她道:“三姐姐我,三姐姐你这是怎么了?说什么妹妹我想见肃王殿下, 三姐姐应当知道, 家中和姑母的意思, 三姐姐现在说这样的话,是故意让我难堪吗?”

    明珞心中冷笑,她有些疲倦的摇了摇头, 眼睛有些无神地盯着马车上的木雕花纹, 低声道:“四妹妹,你听说了我们大魏要和北鹘和谈的事了吗?我听说, 这和谈就是肃王爷一手促成的, 肃王爷竟然还有让朝廷和北鹘和亲的意思。”

    “四妹妹, 你知道我父亲是怎么死的, 我之前敬肃王殿下退了北鹘兵,杀了奸贼, 可是现在却觉得, 也不过如此而已 - 我, 是没有办法接受和北鹘和亲的。”

    做戏,她前世是不会,但现在看来其实也并非是多难的事。

    明瑗莫名其妙的看了一眼明珞 - 这是个傻子吗?就因为朝廷要和北鹘和谈所以她怪上了肃王爷?

    随即她的心又砰砰跳了起来,她昨日意外地在外书房偷听到父亲和兄长闲谈,隐约知道什么和谈其实根本就是太后姑母的意思,因着北鹘一战和周昌的叛乱,现如今西边和北边的兵马已尽在肃王之手,太后姑母不可能再往那边拨粮草拨兵马,壮大肃王的势力,就是再战赢,提升得也不过是肃王的威信而已。

    可这事她可不会跟明珞说。

    她按捺住心中莫名其妙的喜意,面上露出了些难过和同情的表情,然后伸手握住了明珞的手,柔声道:“原来是这样,三姐姐,是我浅薄了,你勿怪我 - 你是因为这个原因今早才身体不舒服的吗?”

    明珞摇摇头,苦笑道:“这如何关你的事,其实我也未尝不知道,现下的情况,和谈可能才是对边境百姓最好的,可是理智归理智,我和北鹘有血海深仇,这一关在我心里却是无论如何也没办法越过去的。..co

    明瑗点头,道:“我懂,如果我是你,定也是一样的。”

    说着就叹了口气,然后皱了皱眉,欲言又止道,“可是三姐姐,我,我观祖母和姑母的意思,可是有意要将你许配为肃王妃的三姐姐,其实那些都是国家大事,他们总有别的考量,你还是,唉”

    明珞瞅了她一眼,勉强笑了一下,点头道:“嗯,我就是再不愿去陷在那些事当中 - 所以我也知道姑母她们是有些意思让明家女儿和肃王结亲,不过只要是我们明家的女儿即可,却不一定是我,四妹妹”

    明瑗的心又是扑腾一跳,眼中划过一丝喜意,但很快就又黯淡下来,她低下头,喃喃道:“三姐姐,我们明家就我们几个姐妹,二姐姐是要入宫为后的,我的出身不可能为肃王正妃,除了你还能是谁呢。”

    明珞轻嗤一声,似有些厌烦道:“肃王正妃 - 谁说一定就要肃王正妃,听说北鹘人有意和亲,说不定还有想要把北鹘公主嫁给肃王的心思,难道北鹘公主肯为侧妃不成?不过正妃也好,侧妃也罢,我是万万不可能和北鹘公主互称姐妹的”

    明瑗一怔,这,和亲历来不都是嫁公主或者宗室女,或者别国的公主嫁给皇帝的吗?怎么会说要嫁给肃王爷

    她心里惊疑,就问道:“三姐姐这,这是何说法?你是哪里听说的这些?”

    明珞似是非常厌倦这个话题了,她微皱了眉道:“现在外面不都是在传和亲的事 - 至于嫁肃王,我胡乱猜的,北鹘人既然提出嫁公主,若是嫁到宫中,谁都知道表哥的皇后是二姐姐,而且我们大魏可从来没有娶异国公主为后的例子,所以她只能为妃,届时表哥将她扔到冷宫,有什么用处还不如嫁给肃王爷为正妃。..co

    “不过这些也不关我的事,四妹妹,这些事情我也是胡乱听说,一知半解的,反正我半点不想和北鹘人拉上任何关系,四妹妹若是有什么想问的,就去问二姐姐吧,她懂得比我们都多,你问她肯定能得到更多的消息。”

    说完就闭了眼假寐,再不肯出声。

    明瑗心中惊疑不定 - 只来来回回盘算着明珞话中的意思,倒是忽略了明珞态度不好的事 - 她思来想去,突然想到,若是肃王真的要娶那北鹘公主为正妃,那姑母和祖母八成是不会将明珞嫁去为侧妃的,一来名声上不好听,二来她们向来偏疼明珞 - 那么自己就未尝没有机会,难怪,难怪今日姑母和祖母也让自己好好打扮了去宫中

    北鹘和他们大魏有血海深仇,和谈不过几年又总会再起冲突,几十年来都是如此,那个公主若是为正妃,也不过只是个摆设而已。

    明瑗心中来回盘旋着这事,真是一时喜,一时忧,哪里还顾得上理会明珞。

    之后一路上两人都各自想着心事,再无人出声。

    慈寿宫。

    明珞三姐妹到了太后的慈寿宫之时,太后犹在前殿和庆安帝还有肃王议着事,领着三姐妹的掌事嬷嬷便直接领着三人穿过了园子里从后门入了后阁,在那里三人还能隐约听到前殿众人的说话声 - 说的正是和北鹘和谈一事。

    其实和北鹘和谈一事本是前朝之事,奈何和谈之中却牵扯到了一些后宫之事,例如北鹘上了书,请求互结姻亲一事,肃王刚理朝政,这种事情他并不愿沾手,太后说要寻了他商议,那便商议好了。

    在辅政大臣车禄和大将军周昌里应外合,叛乱谋反之前,朝廷朝政大事是由车禄和明太后共同把持着,明太后倒是没有垂帘听政,但辅政大臣和内阁批复的奏折却部要经过她的手才能发出,每隔一旬她还会在临西殿召见几位大臣,听他们汇报朝中要事 - 这也是车禄还有内阁和明太后多年较量达成的一个平衡。

    及至肃王率兵平定了叛乱之后,又血洗了一番朝堂,现如今朝堂上基本上是肃王说了算,但肃王也没封自己做什么辅政王,摄政王,而是直接提出遵照先帝的旨意,让已经年满十五岁的庆安帝亲政 - 此举赢得了宗室一致的好评,原先还担心肃王此番归来权势过大的一些宗亲们总算都放下心来。

    至于明太后 - 她更是不能说不的 - 因为那要亲政的是她亲儿子。

    然后以前的那些什么奏折要经过太后的手,还有每隔一旬太后就要召见重臣议事的旧习也随着庆安帝的亲政自然就取消了 - 太后想反对都找不到任何理由去反对。

    且说前殿中。

    太后道:“六弟,这些细则条款陛下和你们在前朝都已经议定,哀家看也很妥当,并也更多意见了。只是互结姻亲一事,北鹘竟然异想天开,想将他们的公主嫁予陛下为后或者六弟为王妃 - 他们道此举是他们最大的诚意,但哀家看却是痴心妄想。他们北鹘不过是荒蛮之国,就是公主又能尊贵到哪里去,更何况此次他们还是战败之国,还妄想我们大魏朝的后位和你的正妃位。六弟,这事你怎么看?”

    太后这话一出,前殿的人是什么反应明珞三姐妹是不知道,但后阁中明瑗的心却是猛跳了起来,她偷偷去观身边明琇和明珞的反应,一个面带微笑,端庄明丽,和平时并无两样,另一个神情蔫蔫的,隐约还透出些厌恶来。

    竟真是如此,明瑗按捺住心跳,更竖起了耳朵小心听外面的话。

    然后她便听到一个低沉的声音道:“北鹘使者已在途中,想来那几位北鹘的王室女也已经是在途中了,太后既说他们是战败国,这些人如何安排,届时太后见到了,想要如何赐婚和下旨就由太后和陛下定夺即可。”

    声音温和,却干脆利落,让人莫名觉得一锤定音之感。

    明瑗听得心跳 - 她没听过肃王的声音,只在月前肃王入城之时远远看过他一眼,只能仰望着,这还是第一次,离得这么近,听他说话。

    明瑗是心跳激动,明珞则是打了一个寒颤。

    她听到他的声音,都觉得一股寒意从四肢涌出,手脚冰凉,她既有转生重新来过的机会,这一世,她是无论如何再不要跟他有任何瓜葛。

    明珞“嗤”一声,伸手挡开她指在自己面前的手指,清冷道:“我说,那些都不关我的事,你喋喋不休,到底想要什么?还是想要我帮你做什么?”

    明瑗的面色又是一变,她瞪着明瑗,看她面色沉静 - 完同往日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她之前涌到面上的血又好似遭遇了兜头一盆冰水,就连羞愤怨恨都给瞬间给冻住了 - 她总算也慢慢平静了下来,外面的事情且不说,她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要想好回家该如何和祖母和嫡母还有父亲他们交代。

    明瑗萎顿了下来,再不出声。

    明珞看着这样的明瑗,倒是没想到撕了面纱直言相斥效果这么好 - 她前世很少这样说话,也不知是为了顾及情面,还是不愿对方难堪,亦或者只是习惯使然,她很少这样把外面裹着的美丽的皮剥掉,直截了当说话的。

    她觉得痛快极了。

    她想,就她自己现在的情况,可没什么好跟别人含蓄的 - 她含蓄,别人就只会当她傻子把她给卖了。

    两人回到家中之时,明老夫人和明大夫人那边已经收到太后派人传过来的消息,但明老夫人并未直接见两人,而是在晚膳之后才分别召了两人说话。

    老夫人先见的是明瑗,之后才见的明珞。

    明家女生得貌美,家族在管教上也甚为严格,不顺从家族的意思,姐妹看上同一个男人是绝对不允许的,虽然明瑗在骑射场上的话貌似是为了挽回明家女的名声,但却糊弄不了明老夫人和明大夫人,更何况还被庆安帝那样直白的给讥讽了一顿。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
新疆风采c7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