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ss6ae"></rt>
<samp id="ss6ae"></samp>
<samp id="ss6ae"></samp>
<tr id="ss6ae"><wbr id="ss6ae"></wbr></tr>
<rt id="ss6ae"></rt>
<tt id="ss6ae"></tt>
<rt id="ss6ae"></rt><sup id="ss6ae"><optgroup id="ss6ae"></optgroup></sup><code id="ss6ae"><option id="ss6ae"></option></code>
<acronym id="ss6ae"></acronym>
520小说网 » 小说 »外戚之女最新章节列表 » 63.第63章

63.第63章

文/五叶昙
外戚之女 本章字数: 外戚之女txt下载
推荐阅读:
    系统防盗章, 请购足比例或等72小时再阅读, 多谢支持正版

    只是她说完这话却发现镜中自家姑娘的眼神有些不对, 忙将目光从镜子里调到明珞脸上,这才察觉到自家姑娘的面色竟苍白得跟白纸似的。

    当然原本明珞皮肤也白, 但却是那种如同白玉般晶莹剔透的白, 隐隐约约中还透着些温润的粉色,盈盈欲透,娇嫩欲滴,可不像现在这般大病了一场似的苍白。

    丫鬟顿住了话, 有些惊疑不定道:“姑娘, 您, 您这是怎么了, 是哪里不舒服吗?”

    旋即想到了什么, 就有些变色道, “哎,姑娘,您,您不会是病了吧,这可如何是好, 今儿个可是要进宫的, 太后娘娘特意安排了姑娘......”

    太后昨日递了话到府中, 道是今日午后肃王会进宫和陛下还有太后娘娘商议有关北鹘和谈之事, 太后特地吩咐了, 让明珞午后入宫, 为的也就是让明珞在肃王面前露一露面。

    “我无事,可能是有些受凉了。绿荇,你去厨房端碗姜汁红糖糖水过来,我饮了,应该就无事了。”明珞打断她的话,一边出声吩咐,一边就伸手接过她手中的簪子,紧紧的握在手中,那簪子上的白玉花瓣紧紧刻进她手心,传来一阵刺痛,她才慢慢清醒了些。

    名唤绿荇的丫鬟听言不疑有它,又看了看明珞的面色,心中担心-也不知是担心明珞是真病了多些,还是担心明珞今日去不了宫中多些,忙应了声“是”就退下匆匆去厨房拿姜汁红糖糖水了。

    明珞打发了绿荇,这才手撑着梳妆台慢慢起身,再行到了床边,无力的躺了下去-她刚刚还在毒酒发作的剧痛中昏死过去,可一眨眼醒过来却变成了现如今这般-重回到了她十五岁的这一日,可她口中似乎还残留着毒酒的苦辣之味,腹中那钻心蚀骨的剧痛也隐约还在,身更是无力-她只觉得头疼欲裂,十分混乱,此时也只能躺下先缓解身体的不适,才能勉强集中精神去梳理现在的情形。

    进宫,肃王,白玉簪子......这一日哪怕隔世,明珞仍是记得的。

    因为就是今日,她被太后姑母特意召到了宫中,见到了肃王赵铖,并且如家族和姑母所愿的被他“一见钟情”,然后不久后姑母就下了懿旨,将她赐婚予肃王为肃王妃。

    也是她那记忆中一世所有悲剧的开始。

    她想,难道是自己心结太深,被毒死后心有不甘,又回到了初初还尚未遇见肃王的这一日吗?

    她慢慢伸出右手,那支宫中御赐的上等白玉梅花簪子犹攥在手心,她握紧,慢慢往左手手腕上划去,一道尖锐的疼痛传来,雪白的手腕上便立时出现了一道血痕,然后一滴血珠滚下来-这真实的火辣辣的疼痛感觉才让她确认,自己真是回到了这一日。

    她十五岁的这一年,这一日,此时她还尚未入宫,尚未见到肃王赵铖,被他“一见钟情”。

    “姑娘,姜汁红糖来了......啊,姑娘,您的手,这,这是怎么了?”

    绿荇端着姜汁红糖入了房间,先没看到明珞,及至目光转了一圈,才发现她躺在床上,刚想招呼了明珞起身用姜汤,就发现了明珞手上的伤痕。

    明珞看了一眼自己手上的血痕,随意的笑了笑,轻声道:“不过是刚刚不小心划了下,不碍事的,你拿了上回姑母赐的白玉生肌膏过来给我抹上一抹,很快就好了。”

    绿荇忙应下了,将姜汤放到桌上,急慌慌地又去转身去取那白玉生肌膏-姑娘家的肌肤就是另一张脸面,必不能留疤痕的,更何况她们姑娘是要嫁去肃王府为肃王妃的,更不得轻忽-就算不是嫁给肃王,太后和老夫人那般宠爱姑娘,也定会给姑娘寻个人中龙凤的。

    绿荇去了,明珞就自己爬起了身,从桌上端了姜汁红糖,慢慢饮了下去,一来她需要这熟悉的甜腻辛辣的口感去刺激自己,确认现在情况的真实性,二来,她记得,今日这后面可还有不少的事情,她总得有体力才能好好去梳理清楚。

    一个时辰后。

    先时明珞让绿荇给自己上了白玉生肌膏之后就打发了她,睡了一个时辰,再起身时,身体状况就明显好了很多,此时对自己身处的环境,对自己现在还只有十五岁,尚是待字闺中的感觉也真实了许多。

    实际她醒过来之后,再回想过去那些成为肃王妃后反复煎熬的日子,最后肃王登基为帝,自己却被肃王的姨母凌太妃一杯毒酒送上西天的一生反而更跟做梦似的,只不过那些事情历历在目,痛也是痛彻心扉,绝望也是入骨入髓,毒酒的滋味尚在咽喉,否则,她还真当自己只是做了一个长长的噩梦。

    绿荇服侍着她起身,一边接过小丫鬟手中递过来的热热的手巾给明珞净面,一边就絮絮叨叨的说着话。

    她道:“姑娘,您身体不适,老夫人那边已经打发了好几拨人过来看您,大夫也来过了-只是不好打扰姑娘歇息,就还在老夫人那边说话,老夫人还传话说,若是姑娘您醒来还是不舒服,今儿个就派人跟宫里说,先不去宫里了。太后娘娘若是想您想得紧,等过两日您身体好了,定会再接您去宫里住上一段时间的。”

    说到这里她抿嘴偷偷地笑了笑,低声道,“虽然这样姑娘今日就见不到肃王殿下了,但肃王殿下这次回京平定了反贼叛乱,京中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奴婢听说殿下短时间内应该都不会离开京城去藩地的,这样姑娘住到宫中,说不定反而可以常常见到殿下呢。”

    明珞的脸色数变。

    她原本的确是打算借病先避上一两日,待她身体状态完恢复,也将所有事情好好捋清楚想好后面该如何行事之后再去宫中的-入宫这事她知道是不可避免,总要面对的,可是绿荇这话却是提醒了她,姑母一向疼她,若是她病了,定会派御医过来,再等她稍微好些,就会接她入宫去小住上一段时间的。

    此时肃王每日上朝之后,都会在宫中盘留一段时间,或与大臣商议政务,或去亲自察看皇帝表哥的功课武艺,太后既然有心将自己嫁给肃王,又怎会不创造各种机会让她和肃王相处?

    一个要嫁,一个想娶,自己不过就是那中间无生命的棋子或木偶,由不得半点挪位的-当然,若是自己心甘情愿,或是能令得肃王对自己倾心专宠,那就更美了-明珞此时心里只觉得阵阵悲恨厌恶,想法不免偏激,其实若是不涉及帝位,不涉及那些朝堂斗争,太后和明老夫人对她都是真心疼爱的。

    她吸了口气,笑了一下,道:“不碍事的,先前歇了一下已经好多了,好端端的称病也是对姑母不敬,没的让外人说闲话。你派人去跟祖母那边说上一声,道是我已经好多了,一会儿就过去给她老人家请安,陪她老人家用过午膳后就去宫里。”

    绿荇忙高高兴兴的应下,转头利落的吩咐了守在门口的小丫鬟去明老夫人的荣寿堂传话,然后回身就给明珞梳妆打扮得更起劲了。

    明珞看她这样子,心头先还有些冷笑随即却是有一股悲凉涌上心来。

    先帝英年早逝,皇帝表哥登基时年仅七岁,朝政一直由太后姑母和辅政大臣车禄把持,表哥今年已十五,论理该是亲政的年龄了,结果这亲政刚提上议程,北边的边境就出了问题,北鹘连破边境北定三州,直逼京城,车禄命大将周昌率大军赴北定增援,但不想战争持续了三个月之后,周昌却暗中和北鹘达成了协议,转身就联同北定王反了朝廷,率军直扑京城,最后是远在西宁的肃王出兵先稳住了北边边境,然后又回京平定了叛乱,诛杀了北定王和周昌,以及将幕后主使辅政大臣车禄下了大狱。

    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阅读!..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
新疆风采c7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