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ss6ae"></rt>
<samp id="ss6ae"></samp>
<samp id="ss6ae"></samp>
<tr id="ss6ae"><wbr id="ss6ae"></wbr></tr>
<rt id="ss6ae"></rt>
<tt id="ss6ae"></tt>
<rt id="ss6ae"></rt><sup id="ss6ae"><optgroup id="ss6ae"></optgroup></sup><code id="ss6ae"><option id="ss6ae"></option></code>
<acronym id="ss6ae"></acronym>
520小说网 » 小说 »外戚之女最新章节列表 » 53.第53章

53.第53章

文/五叶昙
外戚之女 本章字数: 外戚之女txt下载
推荐阅读:
    系统防盗章, 请购足比例或等72小时再阅读,多谢支持正版  明珞忙道:“舅母是长辈,特地为了阿珞的事千里迢迢从江南赶回京城, 原本该是阿珞上门拜见才是正礼。”

    容大夫人听到阿珞说“上门拜见”笑容就更深了些,她道:“说什么拜见, 这十几年来, 你外祖母和舅舅日日都挂记着你, 可是你外祖母身体不好, 早已经不起长途颠簸, 你舅舅又公务繁忙, 他们心里,对你一直愧疚得很。”

    “这次收到你的信, 你外祖母也想亲自回京来探望你,都是你舅舅和我给拦住了,你舅舅便让我先过来,一来等我把这边安排好了, 待明年开春,天气好了,就让你大表哥也送你外祖母上京, 看看你, 二来还有你母亲的那些嫁妆产业,这些年来也都是我帮着打理, 你舅舅让我回京, 也是要让我亲手的把那些产业转交给你, 带着你上手所有产业的事儿,你舅舅才肯放心的。”

    这些话说的,明老夫人也就罢了,明大夫人面上神色虽仍是带着亲切客气的话,心里却觉得有些怪异 - 容大夫人这番话说的,防备明家之意太过明显,还有,对容家这副家都要陆续回京的架势,她也有些不适。

    明珞听了这话心里虽喜也有些愧疚,她道:“舅母,外祖母年纪大了,身体又不好,何必要因着我千里迢迢再回京城,我看,还不若迟些时候,我去江南看望她老人家。”

    容大夫人叹了口气,带了些抚慰道:“傻孩子,你外祖母本来就出身京城,自小就在京中长大,亲朋故友都在京城,她想回来看看,也不单单是为了你。”

    这话说得明珞又是一怔 - 前世,她外祖母至死也没能再回京,而都是因着她,大舅才一直未能回京。

    明珞“嗯”了声因想着心事就没再吭声,容大夫人只当她心中生愧,柔和的看了她一眼就转头对明老夫人道:“老夫人,其实说起来此次我们回京,之所以直接就住去了千梅山的温泉庄子,也还是因着阿珞的信,上次阿珞来信说老夫人您身体微恙,阿珞想侍奉老夫人去岐梅庄调养,我想着那边到底年久未用,便特意就先住到了岐梅庄隔壁的庄子,顺便也把岐梅庄给收拾收拾,方便老夫人和阿珞随时过去。”

    又道,“这几日,阿珞嫁妆产业那里,我也都整理好了,各庄子铺子的大小管事我也都召见过了,就想着看看老夫人能不能什么时候让我接了阿珞去庄子上住上一段时间,我也好将那些庄子铺子上的情形都跟阿珞说说,待她熟悉了,再召那些管事见见阿珞,以后就交给阿珞打理了。”

    明老夫人神色仍是和蔼,明大夫人面上却已经不太挂得住亲切的样子了 - 容大夫人这些话,不亚于是赤裸裸的防着明家了。

    可阿珞父母双亡,哪怕容家摆明了这个意思,明大夫人这个做大伯母的更不好说什么。

    所以明大夫人等着明老夫人拒绝。

    其实明老夫人心里也不喜欢容大夫人这番做派,可是她正待说什么,就感觉到坐在身边的阿珞拉了拉她衣角,她转头看她,阿珞的眼神欢喜,渴望又带着些渴求,明老夫人心里一撞,怜惜之情就升了上来。

    其实阿珞最近的变化都看在明老夫人的眼里 - 从未有过的心事重重,透着些敏感脆弱,对大房若有若无的抵触 - 阿珞是明老夫人身边养大的,她的性情她最了解,最近阿珞身边又不曾有什么异样 - 最大的异状可能就是她婚事被提上了议程,然后就是景世子和肃王赵铖的提亲了。

    她把这些变化归咎于一个女孩子到了议婚之际都会产生的不安,偏偏她还没有母亲,大房待她又没有多少真心,所以她才会反应更加明显些 - 这种情况下,她对母族的亲近也就可以理解了。

    明老夫人遂温和的对明大夫人道:“你们刚到京中,想来仍是有许多事情要处理,珞丫头母亲嫁妆一事也不必如此着急,我看就等过些日子,我便带着珞丫头去隐梅庄,届时再带她登门拜访即可。”

    这本来就是容大夫人的目的,她笑道:“也好,不过那边庄子我虽命人打理了一下,改日老夫人还是派个管事去看看,需要添置或者做些什么修整的,只管跟那边的管事说 - 我已经吩咐过那边管事,以后那庄子就是阿珞的产业,他们也都只听阿珞的吩咐了。”

    可却并未在此提那些下人的卖身契之事,而是说完后就看了看下面坐着的女儿容静雅,转了话题对明珞道,“阿珞,你表姐初来京中,什么人都不认识,阿珞你有空还请帮忙带她熟悉熟悉京城。”

    明珞自然一口应下。

    她知道这该是她舅母给她借口多接触容家的意思 - 容大舅久居官场,这十几年来他数次想运作回京而不得,这其中是谁作梗他不可能一点也察觉不到,收到外甥女的信,也就格外留了些心眼。

    容大夫人离开后,明珞便磨着明老夫人道是她想先去庄子上看看,如此也好看看有什么需要安排修整的。

    明大夫人就在旁笑道:“珞姐儿,这事哪里需要你亲自过去,那庄子你从未去过,又在偏远的南郊,万一让人唐突了你可如何是好?我看派个管事过去看看也就成了,等拾掇齐整了你再和你祖母去住岂不是好?”

    明珞听言就往明老夫人的身边靠了靠,看了两眼明大夫人,低声道:“大伯母,您也说那庄子我从未去过,虽然舅母吩咐了管事,让他们以后只听从我的吩咐,可现在我手中既无地契亦无那些管事和下人的卖身契,就这样随便派个管事过去岂不是很失礼?怎样也该是我带了人先去舅母那边拜访,然后由舅母召了那个管事来拜见过我,再让舅母带我去庄子上逛逛熟悉了才好。”

    明大夫人皱眉,她还想说什么,明老夫人感觉到身边孙女拽着自己衣服的手有些紧,却是咳了两声,道:“好了,老大媳妇,你是关心珞丫头,觉得这须臾小事,让下人打理好了就行,不过珞丫头说的也对,这第一次,也总该先让珞丫头见见那边的管事才好。”

    说完就眼含深意的看了看明大夫人,明大夫人心中一凛,虽然心中不甘,还是收了声。

    不过这日明大夫人回到自己院子却是越想越不安,当晚便又寻了儿子明绍桉说话。

    ***

    京城西蕃王府,书房。

    身着锦衣的景灏站着,下面一位黑衣人跪着,双手捧着一封书信 - 黑衣人皂靴和衣摆都有风尘之色,显然是长途跋涉所致。

    景灏伸手接过的信,有些沉,皱了皱眉,他父王给他的信通常都是寥寥几句,很少有这么重的。

    他表情有些凝重的将信封小心打开,抽出里面的信,这才发现竟然是一封奏折。他看了一眼下面跪着的暗卫,再将目光移到奏折上,启开 - 竟然是一封以西蕃王府的名义请求庆安帝赐婚的奏折 - 求的还和景灏向太后求娶的正正是同一位,明家的三姑娘,明珞。

    景灏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生出一些阴霾。

    黑衣人道:“世子,王爷说,肃王好战且掌控欲极强,若为帝,必不利西蕃。这份奏折王爷请世子先收着,若肃王对明三姑娘情深,世子可见机行事,呈上这份求亲奏折,但肃王掌控大魏军权,世子万不可以情用事,只需挑起事端,隔岸观火即可。”

    听到最后那句“万不可以情用事”,景灏已是面沉如水。

    ***

    容家舅母上京,明珞的心思都在容家和她母亲的嫁妆产业,还有前世她用过的一些旧人身上 - 虽然得用又可信的少得可怜,但好歹知道品性能力,所以根本就将明太后那句“你有空的时候也可以和景世子,还有肃王见上一见”抛在了脑后。

    不过明珞虽将这事抛在了脑后,但明太后没忘,她身边还有京中一大拨关心她婚事的人都没忘。

    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阅读!..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
新疆风采c7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