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ss6ae"></rt>
<samp id="ss6ae"></samp>
<samp id="ss6ae"></samp>
<tr id="ss6ae"><wbr id="ss6ae"></wbr></tr>
<rt id="ss6ae"></rt>
<tt id="ss6ae"></tt>
<rt id="ss6ae"></rt><sup id="ss6ae"><optgroup id="ss6ae"></optgroup></sup><code id="ss6ae"><option id="ss6ae"></option></code>
<acronym id="ss6ae"></acronym>
520小说网 » 小说 »外戚之女最新章节列表 » 28.第28章 弹劾

28.第28章 弹劾

文/五叶昙
外戚之女 本章字数: 外戚之女txt下载
推荐阅读:
    明老太爷昨日没有立即把明珞已经许婚肃王之事告诉长子和太后, 是因为这事牵涉到先帝暗杀肃王的旧事,他还在斟酌着这事要如何说, 说到什么程度,他并不想将肃王已经知道这事告诉长子和太后,以免他们心中不安,使出昏招。

    太后那里, 他是想改日让明老夫人亲自入宫,和明太后好好商议一番的。

    其他人传话他不放心。

    他哪里会想到肃王说一出就来一出,动作迅速得令人根本措手不及 - 这种事常人都做不出来吧?!

    而且现如今明老太爷半退隐,他的院子平素都不许人打扰,明家明面上是明大老爷当家,明府中馈则是由明大夫人掌着, 所以肃王府送聘礼过来,管家第一时间寻的也是明大老爷和明大夫人。

    聘礼送来之时, 明珞, 明琇还有明瑗刚陪着明老夫人用了早膳, 都还在明老夫人房里说话。

    等明大夫人派了人过来和明老夫人禀告,说是肃王府突然送了二十八抬聘礼过来行聘,改日会请钦天监请期,择定几个吉日之后会送到明府,和明府商议婚期之时, 饶是明老夫人昨晚已经听明老太爷说了定亲文书一事, 也是被这突如其来的行聘给惊了一惊。

    她怔了半晌, 也没顾上表情各异的三个孙女, 问那嬷嬷道:“王府那边是何人过来,现在主院那边又如何了?”

    嬷嬷道:“禀老夫人,是肃王府的大总管林总管送过来的。因着这事突然,之前又从未听说我们三姑娘和王府议婚,老爷和大夫人都不敢自专,现如今老爷送走了林总管,但东西都还放在外院,请老太爷和老夫人来定夺。”

    明老夫人点头,道:“嗯,你且先下去吧,让大夫人管束着府里的人,不要乱嚼什么舌根,待她安顿了那边,让大老爷和大夫人都过来见我。”

    嬷嬷应喏退下,明老夫人这才皱着眉看了看下面坐着的三个孙女,虽然三人都还端庄地坐着,但其他人或许看不出,明老夫人还是能看出她们眼底的惊疑之色,尤其是明瑗,那震惊,失望和难以置信都快掩不住要溢出来了。

    明老夫人心里叹了口气,对明琇和明瑗道:“你们且先下去吧,我和三丫头说说话。”

    明琇和明瑗应喏退下。

    ******

    出了荣寿堂,明琇和明瑗在花园中并肩而行,走了一小截路,明瑗终于忍不住,低低地唤了一声“二姐”。

    明琇脚步顿了顿,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丫鬟们,她和明瑗的丫鬟便很乖觉的往后缓了步子,和她们拉开了一段距离,明琇这才看了一眼明瑗示意她继续。

    明琇自幼是被当做未来皇后来培养的,她学的东西和明珞明瑗皆是不同,所以自幼和她们都不是住在一块,也不是一起读书习字,感情就算不得多亲密,但明瑗自小就一直亲近甚至“依赖崇拜”明琇,相较脾气太直的明珞,明琇是更喜欢明瑗的。

    尤其是明珞最近性情大变,上次和她二哥说的那些话让明琇心里不可能不膈应。

    还有,明琇虽然被教导得要端庄要大气,凡是隐忍,但到底还是一个十几岁的女孩子,庆安帝性情乖戾,对她阴阳怪气,还时不时的折磨一下,再正常的女孩子也能给折磨出阴暗来,可她偏偏还发现了庆安帝若有似无对明珞的异常 - 虽然那异常也没改变他对明珞的恶意,但也仍是让明琇不适。

    所以,她不可能对明珞有什么好感。

    她同她的父亲母亲一样,算是异曲同工,都越来越不愿明珞嫁给肃王,而是希望她远远的嫁去西蕃,眼不见心不烦了 - 只不过她的教养和骄傲在那里,平日里不会让人看出半分而已。

    明瑗低声道:“二姐姐,这景世子刚刚才和太后娘娘求娶三姐姐,肃王爷,肃王爷怎地又送了聘礼过来?这事情,可要如何收场?”

    明琇淡道:“四妹妹不必担心,景世子的婚事向来都不是两个人或两个家族的事,牵扯甚大,现在肃王殿下这样送了聘礼来,想来御史必会参劾,朝堂上必会商讨个结果,促陛下和太后娘娘赐婚的。”

    明瑗心中惊疑不安,道:“可是肃王,肃王殿下若是坚持......”

    明琇冷道:“他再坚持,只要陛下或太后娘娘赐下婚来,他也不能抢亲.....呵,你放心,他是不会这么做的。”

    若是他真这么做,才有的好看 - 那些御史文官大臣,还有宗室都不会放过他,也会彻底得罪西蕃王府 - 怕是姑母还巴不得他这么做。

    明瑗喃喃,道:“妹妹,妹妹是担心,此事闹大了,终究是有碍我们明家女儿的名声。”

    明家本来就是外戚之家,这么一闹,名声更不能好了。

    明琇心里一突,脚步顿了顿,是啊,肃王这么做是为了什么?明珞虽貌美,但也就是那么一张脸而已,男人是喜欢美人,但也不过是当个玩物而已 - 就是陛下,他是会多看上明珞两眼,但不也照样对明珞阴阳怪气,不会比别人好上半分?她是不信肃王那样的男人会对才见了几次的堂妹就有多深情。

    她忍不住就有些阴谋论,是不是肃王这么做的目的本来就是为了坏他们明家的名声?她可也不敢小瞧这位在战场上不折手段心狠手辣的煞神 - 不行,她得寻了机会提醒一下姑母。

    明琇很快又加快了步子继续往前,然后明瑗隐隐约约就听到她在前面道:“祖母不是说过,此事不要让大家乱嚼舌根吗?肃王府的聘礼是进了明家门,可外面的人可不知道是给哪位姑娘的,我们明家又不是只有一位明三姑娘。”

    明瑗的心顿时猛跳。

    ******

    且回到荣寿堂。

    明琇明瑗离开,明老夫人就看向明珞 - 此时她并不知道明珞和肃王有什么牵连来往,所以担心明珞被这突如其来的聘礼给吓到,抵触此事,想着好好安抚和教导一下她。

    明老夫人叫了明珞到自己身边坐下,握着她的小手,就将肃王和她父亲的旧缘还有曾经定下了婚约一事细细说给了明珞听 - 当然忽略了那其中先帝暗杀和她父亲之死可疑这些非台面上的东西,只告诉她她父亲和肃王曾经在云州共御北鹘,有着袍泽之情一类的,然后又将明珞已经听过数遍嫁给西蕃的不好之处分析了给她听。

    最后道:“珞姐儿,你和肃王殿下的婚约这事本是十五年前的旧事,祖父祖母还有肃王原本都没打算特意提起,因为不想勉强你是为了履行婚约才嫁肃王殿下。只是此次景世子突然请求赐婚,事情还闹到了朝堂上,祖父祖母不舍你远嫁西蕃,却别无他法,这才和肃王殿下商议,将此婚事提上了台面 - 这事是仓促且突然了些,你可觉得委屈?”

    明珞一直怔怔听着明老夫人说话,听她这般问自己就摇了摇头,眼中慢慢有泪光隐现。

    她咬了咬唇,低声道:“祖母,原来,这是父亲的意思。孙女以前一直不知道有父亲的感觉是什么,现在才知道有父亲,原来是这样 - 就是在你需要的时候定会保护你,在你尚未出世之时,就已经帮你做好谋划,只怕你过得不够好。”

    说着就吸了吸鼻子,抬头忍着泪水对明老夫人认真道,“祖母,既然此事是父亲定下的,祖父祖母也都觉得好,那必然是好的,孙女怎么会觉得委屈?孙女愿意听祖母安排。”

    明老夫人听见明珞这般说,那心才放了下来,不过心里又有些酸痛和惊疑 - 以前的明珞可是从没有这般自怜自艾的,她这话显见的是对大房那边起了隔阂,想到大房上下最近的所作所为,明老夫人心中也有些不舒服 - 不说阿珞是他唯一的弟弟的遗孤,要像待亲生女儿般照看,就是心有所求,将预取之,必先予之,连这么浅显的道理都不懂,还如何想要阿珞将他们,将阿琇的利益放在第一位?连自己侄女,一个孤女的心都拢不住,还想要拢住和麻痹肃王?

    明老夫人对自己长子那边很有些失望。

    她伸手搂了明珞,拍了拍她的手,道:“珞姐儿,你能这样想祖母就放心了。肃王殿下他能念着与你父亲的旧情,放弃与其他大臣联姻的机会,提出求娶于你,可见是有情有义之人,将来想必也不会对你怎么冷落。”

    “只是啊,珞姐儿,肃王他自幼就藩,九岁时就已经上战场杀敌,这么些年都可以说是在战场上度过的,性子不必京中世家子弟,肯定要粗糙冷厉直接些,就像今日的事,怕就是常人做不出来的。”

    说到这里她摇了摇头,续道,“祖母也打听过,他身边服侍的人甚少,最多也不过是一些军士护卫,连个丫鬟嬷嬷都没有,更别说什么女人,这本是优点,但你们相处的时候,也可能是缺点。他杀伐果断,但也可能是独断专行,军中军纪严明,他又是年少带军,必要比寻常将军更狠厉一些才能服众,他这些性格怕是早就融于骨血之中,将来和你相处必也不能免,所以你切记不可因着他对你稍有冷淡就心生怨恨,或者因他对你好一些就恃宠而骄,而当谨记万事隐忍,以柔克刚,以退为进。”

    明珞认真应下,不过犹豫了一下,就道:“祖母,当初二哥跟孙女说,若是孙女嫁给肃王,应当念着家中对孙女的养育之恩,要事事以明家为重,以二姐姐的利益为先。当时孙女担心在大长公主府的别院隔墙有耳,所以以礼法为由驳了二哥,道是‘但若出嫁,礼当从夫’,可那只是说给外人听的话。”

    “肃王殿下为带兵的亲王,大伯父则为文臣,朝堂之上,政见难免会有所不同,届时若是,若是二哥或者大伯母又像那日在大长公主府那般,让孙女事事以大伯父为重,孙女该当如何?”

    自己本是弱势的一方,有些事情就该挑明了,免得被人当成傻子一样压榨欺负,她是不信她祖母现在会说:那你就该以你大伯父为重的。

    明老夫人看着明珞的眼睛深了深 - 这个孙女的确有些不一样了。

    但有些心眼总不是件坏事,大房,唉......她拍了拍明珞,慈爱道:“你都说了那是朝堂上的事,既是朝堂上的事,我们女人有什么插手的余地?珞姐儿,你嫁给肃王殿下,最重要的是让他爱你,敬你,重你,断断不可为着你不懂的朝堂之事盲目护着明家,而令你二人产生嫌隙。但你也需得谨记,明家是你的娘家,永远是你的后盾。肃王妃这个位置,你没有了明家,哪怕肃王再看重你,他身边的人也会想尽办法让你腾出这个位置给别人。”

    看重明珞有些茫然的表情,她又摸了摸她的头发,道,“这些话,你且先记住就好,将来慢慢的品着,经得多了,自然也就慢慢有个分寸出来。”

    ******

    翌日早朝。

    肃王府和承恩公府未议婚事,肃王就大喇喇的将二十八抬聘礼抬到承恩公府,要强行聘娶承恩公府的三姑娘,这位三姑娘此时还正在和西蕃王世子议婚,这事几乎已经是满城皆知,朝中各位大臣自然也不例外。

    肃王此举可是触到了不少人的神经。

    这日早朝上,便有御史大夫徐卿上奏弹劾肃王,道:“肃王殿下身为天潢贵胄,手掌我大魏数十万兵权,本当克己明礼,守法明律,为天下人作表率,却不想殿下大约是在蛮荒与异族相处久了,竟学了蛮夷之风,见色起意,强娶豪夺,以为将聘礼强行塞到承恩公府,便可逼得承恩公府嫁女,如此无赖泼皮之行径,虽为皇室亲王又焉敢如此!”

    “更何况西蕃王世子已向太后娘娘请娶承恩公府的明三姑娘,我朝皇室历来恩恤西蕃王府代代忠良,镇守苦寒的西部国土,历代都许以公主郡主下嫁,以示皇恩。可肃王殿下贵为皇室亲王,如何竟能不顾皇家脸面,不顾恩义廉耻,为得私欲就以无赖之法想强娶明三姑娘,是何道理?”

    徐御史是先帝年间的榜眼,清廉刚正,不畏权贵,曾是先帝手中一把锋利的刀 - 专向权贵切口子的刀。

    先帝年间,先帝的养母成武帝皇后凌皇后的娘家凌家贪腐,初始无人敢揭,最后便是徐卿收集案证,首先出言弹劾,这才促先帝命专人调查,进而将凌家渎职贪腐的旧事一一揭出,将凌家连根拔起,抄家流放的。

    这凌家便是肃王的母族。

    肃王归来,很多徐卿的故交都疏远了他,怕遭到肃王殿下的打击报复。

    徐卿却不怕 - 御史是不怕死的,就怕名声不够响,若是肃王真为着旧事办他,反而能成其之名,在史书上记下一笔。事实上他名声越想,说不定肃王越不会办他 - 反正他也是没别的选择的。

    此时徐卿这么一番弹劾下来,下面众大臣战战兢兢,冷汗涔涔,可被弹劾的肃王神色却是半点不动 - 仍是冷冰冰的肃穆脸。

    静寂中,徐御史仰了脖子续道,“肃王殿下,您能在此跟这满殿文武百官解释一番,到底此为何意?难道肃王殿下您想求娶的不是明三姑娘,而是明家的四姑娘吗?若是如此,下臣出错,下臣愿跟殿下负荆请罪。”

    徐御史说得义愤填膺,众大臣则是战战兢兢,但不管是徐御史仰着脑袋也好,还是众大臣低着头竖着耳朵也好,大家都在等着肃王殿下的回答,暗戳戳的看此事如何收场。

    肃王扫了殿中众大臣一眼,最后目光终于定在了“不畏权贵,刚正不阿”的徐御史身上,他有些嘲讽道:“徐御史,本王定亲成亲,要跟你交代吗?”

    徐卿激动的四方老脸一红,梗着脖子道:“王爷身为皇亲贵族,若不顾法纪,强娶豪夺,下臣就有资格弹劾,王爷不是跟小臣交代,而是要给陛下和天下人一个交代。”

    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阅读!..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
新疆风采c7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