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ss6ae"></rt>
<samp id="ss6ae"></samp>
<samp id="ss6ae"></samp>
<tr id="ss6ae"><wbr id="ss6ae"></wbr></tr>
<rt id="ss6ae"></rt>
<tt id="ss6ae"></tt>
<rt id="ss6ae"></rt><sup id="ss6ae"><optgroup id="ss6ae"></optgroup></sup><code id="ss6ae"><option id="ss6ae"></option></code>
<acronym id="ss6ae"></acronym>
520小说网 » 小说 »外戚之女最新章节列表 » 15.第15章 私情(已修)

15.第15章 私情(已修)

文/五叶昙
外戚之女 本章字数: 外戚之女txt下载
推荐阅读:
    明珞转身离开,几乎忘了立在窗前的肃王赵铖,她的前夫。

    “阿珞。”肃王在她身后唤道。

    之前还是明姑娘,现在却已经是阿珞 - 而且他唤的极其自然,好像曾经唤过很多次,本来就应该如此般。

    明珞回头,她看着面前这个男人 - 此刻,她对着他,也能心如止水般了 - 原来什么事情都是有对比的,这个人虽然可恶,但因着明家人可能做的那些可怕事情,对他,她竟然也能心平气和了。

    虽然她还是不懂这个人,前世她也算跟他生活过好些年,她原来以为自己至少懂得一些,可现在已经完不想去相信自己前世的判断 - 若是前世她真的对自己的杀父杀母仇人掏心掏肺,为他们左右为难,操碎了心,伤透了心,她还有什么资格去相信自己的判断?

    她道:“王爷,这些事情,我都需要时间弄清楚。请您看在我父亲的情面 - 如果真的有的话,就请给我一些时间吧。其实,王爷有更多更好的选择。”

    更多更好的选择?

    他盯着她的眼睛,道:“阿珞,你真的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娶你?”

    明珞有点莫名其妙的看他 - 她觉得他现在的问话和表情古怪得很,不过她本来就不懂他,现在也不想去费心再去猜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明珞摇摇头,有些厌倦道:“我不知道,总之不管因为什么,都请王爷三思。”

    她这副样子,根本不可能知道自己身体的情况 - 如果她有养什么情蛊,并且知情,不可能说这种话,是这副表情。

    这事且再慢慢查吧。

    不过她对自己先前的话反应也太过大 - 自己虽有刻意引导,但不过数语,她便立即懂了自己话中隐含之意,再联系之前在荷花亭她和明绍桉的对话,他不能不怀疑,她那里,或者明家,必然是有些什么事情他不知道的,还是,她父亲的死真的和明家大房有关,还已经被她发现什么端倪?

    可是这事也说不太通 - 若真是明家大房出手害死了她父亲,明家怎么可能用她来种什么情蛊?- 或许,自己那个幻境,真的只是一个巧合?可那也未免太巧了!

    他没有接她的话,而是道:“阿珞,你父亲的死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并不能确定,我已经派人去查,但此事若真有古怪,你现在毕竟还生活在明家,就不要露出什么异状 - 否则,你怕是不能活着离开明家的。”

    他一边说着话,一边紧盯着她看她的神色变化。

    明珞察觉到他审视的目光,心中有些自嘲的笑了笑 - 这个人向来敏锐,自己的异状他肯定是察觉了,所以才出言试探自己。

    不过,察觉就察觉吧,她现在委实没有精力再去和他费什么心思去遮掩什么,也没有必要,所以她又给他行了一礼,客气又疏离地道:“多谢王爷提醒,明家之事,我自有分寸。”

    说完便直起身转身离去了 - 原本她过来找他谈话,是想打消他娶她的念头,可结果倒是把她的心神引到她父亲和她母亲的旧事身上,就是嫁不嫁他,似乎都没有那么紧要了。

    赵铖这次没有拦她。

    明珞在他的目光下离开了阁楼,下了楼,再接过了店员早已准备好的芙蓉糕,拎着出了如心斋。

    此时离她进去已经有几盏茶的时间,不就是拎盒糕点吗,需要这么长的时间?

    冬芙在外已经等得十分着急,正犹豫着要不要直接去铺子里问上一问的时候终于见到明珞走了出来,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她忙迎了上去,上前小心的接过了糕点,只是她看到明珞的面色,心中又是一惊,忙扶了明珞,道:“姑娘,您面色怎么这般差,是心疾又发作了吗?我们还是赶紧回去,您早些歇着吧,老夫人要是知道您带病还特地过来拿糕点,怕是要怪奴婢们不知道分寸,不懂服侍姑娘了。”

    明珞“嗯”了声,也懒得应付她什么,就由着她扶上了马车 - 她实在累得很,想到今日在长公主府和明绍桉的对话,原本要将这对话要圆过去并不难 - 可若是,若是她父亲和她母亲的死真有问题,那么她的话怕定会烧着某些人的心,让人睡不着觉了,她得更小心处理应对才是。

    她现在还身在明家,身边一点自己的人脉势力也没有,若是有人想她死,怕是跟捏死只蚂蚁差不多。

    明珞回到明家之后,先回了自己院子换了身素净的衣裳,净了面,看着镜中的自己面容异常的苍白和憔悴,才满意的点了点头,拎了那盒芙蓉糕,去了荣寿堂给明老夫人请安。

    明老夫人听说孙女没等赛花宴结束就提前回来了已经心有疑惑,及至明珞过来给她请安,看到她苍白的面色,顿时心疼的不行,忙免了她的礼,拉了她到身边坐下,搂着她道:“珞丫头,你既是病了,就好好歇着好了,怎么还特地跑过来给祖母请安,你看看你,这段时间,病就没好利索过,现在都瘦成什么样儿了。”

    明珞咳了两声,才低声道:“祖母,如意夫人自嫁了孙大人,已经很少亲自做什么糕点,前些日子孙女好不容易求了她一盒芙蓉糕,今日约好了去取,如何能失信?而且您知道,这糕点放的时间久了,味道就不好了。孙女这病,您也说了,不是一日两日了,不过几步路的事情,又碍不着什么事,况且孙女也想过来看看祖母,心里才会觉得安心些,也才能好好歇下。”

    这话说的,明老夫人听得眼睛都红了,心中是又感动又心酸,搂了她好一会儿,才命自己的心腹嬷嬷于嬷嬷亲自送了明珞回她院子,待明珞睡下了,才回来禀报于她。

    且说明绍桉。

    在升平长公主府,明绍桉看着景灏追上了明珞,又看到了肃王赵铖上前说话 - 虽然几人很快就分开,但这些仍然让他十分不安 - 景灏是他引过去的,可他没想到他和堂妹的对话演变成那样,而那番对话甚至还可能也被肃王赵铖给听到了!

    想到那日在骑射场肃王和景灏分别对明珞说的话,凭着男人的直觉,他几乎可以肯定肃王和景灏怕都对自己堂妹有几分意思 - 也是,别的不说,他这个堂妹别的他现在是看不清了,但她那副皮相却是顶顶好的,就是那性格怪戾,行事无常的小皇帝,也被他发现有好几次看着明珞的目光有些异样 - 想到此,明绍桉的心头又是一阵心恨烦躁。

    他妹妹明琇才是大魏未来的皇后,明珞那副相貌也本该给了明琇才是,生在她的身上,简直就是浪费!

    明绍桉在荷花亭将明珞先前说的话翻来覆去的思上了两遍,越思心中就越是不安 - 所以这日他回了明府没有直接去寻他母亲,也没有去寻祖母明老夫人,而是直接在外院他父亲明尚书的书房一直等到明尚书下了衙。

    然后他便将明珞还有景灏跟他说的话一字不漏的复述给了明尚书。

    说完他就跪下请罪道:“父亲,是儿子被三妹妹往日表现出来的乖巧性情所迷惑,一时疏忽,这才铸下大错,还请父亲责罚。可是儿子听三妹妹语气,不知为何竟是对父亲和二妹妹都心怀怨怼,她若是怀着这样的心思念头,远嫁去西蕃也就罢了,可是若是嫁给肃王,肃王狼子野心,儿子怕届时她不但不能给我们明家和二妹妹带来助力,反而可能给二妹妹和姑母招来祸事啊。”

    明尚书的面色沉得像是要掉下来,他坐在扶手椅上,手握成拳,心潮翻涌,也顾不上去追究自己儿子的妄举,从牙缝里冒出声音道:“她的语气,当真心怀怨怼?”

    “是,一定不是儿子的错觉。”明绍桉肯定道。

    他点头,缓缓道:“好,你且下去吧。记住,这事以后你就不要管了,为父自会处理。”

    明绍桉看着自己父亲凝重的神色,心中也莫名生出些惶恐,虽仍心有疑虑,还是应下了退下不提。

    明尚书在书房盘旋良久,反复思虑了一番,想到侄女久居内宅,她这番变化怕也是始于内宅,这样想着心反而松了些,当晚,便去寻了自己夫人明大夫人周氏问话。

    他将儿子明绍桉和明珞的对话挑拣着说了,然后对周氏道:“你那日跟我说珞姐儿性情有异,我本也不以为意,但今日听绍桉之言,她却似乎对我们大房颇有怨恨之心 - 我记得在此之前,这孩子都甚乖巧,从未有过这些异状,和你,不说亲如母女,但也甚为亲近,和明琇明瑗两姐妹也甚是相和,如何突然间就性情大变?”

    “夫人,你在内宅,可有注意,她这些日子,身边都接触了些什么人?跟她说过些什么不妥的话?- 例如,可有接触过当年她母亲身边的旧人?”

    明大夫人看着盯着自己眼睛的明尚书,忍不住心中就是一咯噔,失声道:“老爷?”

    她坐到身后的椅子上,眼睛就有些惊疑不定,但她细细将这些日子的事情过了一遍,心又慢慢定了下来,摇头缓缓道:“应该没有。老爷,当年容氏身边的人,都死的死,卖的卖,并无剩下什么人还留在家中。”

    “明瑗那事之后,我也寻过她身边服侍的绿荇细细问过,她也并没有接触过什么不妥之人 - 只是不知为何,她最近身体常发病,性情也变得阴晴不定 - 依妾身看,这情形,倒像是岁数大了,心中有了什么人似的,所以便对家中安排的亲事开始不满,也开始晓得替自己考虑起来。”

    “听你刚刚这么说 - 妾身倒是突然有了个想法,那景世子突然说要跟太后求娶珞姐儿,这么大的事,显然不该是一时半会冲动决定的,妾身怀疑,珞姐儿和那景世子,怕是早就有了私情,说起来,这两人也算是青梅竹马长大,有了些不一样的感情也是正常。珞姐儿怕是误会了老爷您,为了我们绣姐儿,定要把她嫁给肃王,所以这才对您,对我们大房心生了怨恨。”

    明尚书缓缓点头,这样便说得通了,他的心便也放了下来。

    也是,当年之事,早已灰飞烟灭,她一个小丫头,长于内宅,怎么可能会猜到什么端倪,自己也是忧心太过了。不过她这副小家子的性子,又和景世子生了私情,要不要将她嫁于肃王,他还得和父亲好好商议一番。

    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阅读!..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
新疆风采c735